爽⋯好舒服⋯快⋯深夜短文

爽⋯好舒服⋯快⋯深夜短文

伤寒五六日,大下之后,身热不去,心中结痛者,未欲解也,栀子豉汤主之。若病重者,一日一夜服,周时观之。

 大渴引饮,里热炽盛,安得不以白虎急解之。又曰∶久服则走散真气,盖辛散故也。

足厥阴少阳木也,生手太阳少阴火,火炎上行而不能下,故为上部,手心主少阳火,生足太阴阳明土,土主中宫,故在中部也。结胸者,项亦强,如柔痉状,下之则和,宜大陷胸丸。

此云胃中不和,以其未经误下而致空虚耳。喻昌曰:上条但言振寒及微细之脉,未定所主之病,以虚证不一也。

然必证兼表里,邪因错杂,似伤寒而非伤寒者,乃可于诸方中斟酌选用。故曰与调胃承气汤所以泻实,而甘草则有泻中调和之义。

呜呼!是说也,岂畔道云乎哉,亦以培植元气,顺养天真,特资药力以佐助之,所谓人定亦可以胜天者是也。审其传里,则应下之,以中州既建,虽下阳亦不致陷矣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