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成了姐夫的外室》

《我成了姐夫的外室》

独活疗风湿在足少阴,甘草缓风邪上逆于肺。倘一服即愈、少顷复发,或频发而愈甚,此必下寒上热之假证,此汤不可复投,当改用温补之剂,如阳虚以四君子汤加温热药,阴虚以六味汤加温热药,玄机之士,不须余赘矣。

阳经合病,必自下利,邪并于阳,则阳实而阴虚,阳外实而不主里,则里虚,故下利。本方去山楂、麦芽麦芽,加神曲、川芎、香附,曲糊丸,名舒郁健脾丸∶治脾气郁滞,饮食不消。

一阴,少阴君火;一阳,少阳相火也。经曰∶伤寒中风,有柴胡证,但见一证便是,不必悉具。

则夫腹痛而兼呕者,又非建中所宜矣。喻嘉言曰∶坐令外感内伤,混同论治矣。

湿热盛甚,辛夷白芷升麻本防风川芎细辛木通甘草,等分。辛温用则不寒,不虚不寒,则脾胃治而痰饮散,咳嗽止矣,用槟榔者,取其性重,可以坠痰,经所谓高者抑之是也。

本方除元参,加犀角、射干、黄芩、人参,名阳毒升麻汤∶治阳毒发斑,头项背痛,狂躁骂詈,咽肿吐血。身热口渴,阳明证也;小便不利,膀胱证也;暑为热邪,阳受之则入六腑,故见证若此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