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同互慰mamagnet

女同互慰mamagnet

族子年方舞勺,初时小便欠利,不以为意,后每溺,茎中涩痛,医作淋治,溺更点滴不少腹胀硬,卧床号叫,昼夜靡安。不知带脉通于任脉,任脉直上,走于唇齿,唇齿之间,原有不断之泉,下灌于任脉,使任脉无热,则口中津液尽化为精,以入于肾中矣。

既然知道是胃经有热,清之即可,可是手背手指背面的郁热如何解决呢? 盖理明则意得,意得则审脉处方,无所施而不中。

中医治本,囊肿消除,高血压就会不治自愈。再服二剂,去大黄,又服四剂则全愈矣。

结果大约服到半副就痊愈了。予曰∶毋忧,今令与汝饮,但勿纵耳。

虽急治而用些小之剂,亦正无益,毒瓦斯已盛,非杯水可济也。妙在用至一斤,则力量更大。

渠乃匠人,脉之如何,原不自知,予前诊时,因见其外证之危,仓卒未及细究,识此,告诸老医方星岩曾向予言∶昔从上海王协中先生游,论及血证愈后,每多反复者,此由胃膜,须用法补之。 即补气血以些小之剂,欲收危乱之功,大厦倾颓,岂一木能支哉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