谢向海

谢向海

凡此之类,岂能尽举,或升或降或补或和,各别其气味形质,而细分之,则用之自问曰∶论药单言枝叶,而不论花,何也?黄苦寒之性自当下降,而巴豆辛热之性,宜与大黄相反,何以亦主攻下?

宁用参、附以生气于无何有之乡,断不可先信为无功,尽弃人参不用,使亡魂夜哭耳。 至于肾水不亏,胃中无火,一旦遽用熟地,未免少加胀闷,是不善用熟地也。

 如天麻之木得金性,是间气也,故为治风妙药。 补肾中之相火,则心外之相火,必来相争,相争则必相乱,宜豫有以安之,势必下补肾中之火,即当上补心下之火矣。

凡痰之生也,起于肾气之虚,而痰之成也,因于胃气之弱。若心肾两虚者,乌或全恃远志哉。

观仲景红蓝花治风气百疾,则知治风先治血之理。 陶隐居以角多节,蹙蹙圆绕者为羚羊,而角极长,唯一边有节,节亦疏大者,为山羊。

答曰∶此为辨药之真性起见,凡显然易明,确切不移,精妙无比者,一一论定,使人知此理,则真知此药,并可以用知别药。答曰∶气者,水所化而复还为水,上退场门鼻为津,外出皮毛为汗,下出二便为液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