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合川14部作品封面

百合川14部作品封面

《求真》、《钩元》等书敷衍旧说,可探无多,鄙意自谓,此卷论药性极真。 夫病之急也,岂可以缓治哉。

然无四散之性,以其为根专主升,不似柴胡系苗叶,故有散性也。恰与血之生化相同,故主补血。

酒性大热,薏仁既化为酒,则薏仁之气味亦化为热矣,既化为热,独不可化为湿乎,湿热以治湿热,又何宜哉。 逆轻者,气逆之小也;逆重者,气逆之大也。

曰∶滑以济涩之穷,涩以济滑之变,能用滑以治涩,滑即涩剂也。若将苦涩之味尽去,亦复何益。

用人参以健土,是克水也,克水则火愈微矣,火愈微则水愈旺,水愈旺而土自崩,又何能克水哉。又乌可因杭城之病目,疑菊而并疑仙或疑真菊益龄,野菊泄人,有之乎?

夫熟地岂特不生痰,且能消痰,岂特不滞气,且善行气,顾人用之何如耳。麦冬、天冬、忍冬、冬青,皆凌冬不凋,感水津之气,故二冬能清肺,金忍冬能清风热,冬青子滋肾,其分别处又以根白者入肝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