德国女兵

德国女兵

 饮完煎滓重饮,俾药力昼夜相继。遂于凉解药中,仍用生石膏一两,连服两剂,壮热始退。

见有肾气旺,而膀胱流通者,又必能吸引水饮,下归膀胱,此用肾气丸治饮之理也。或问,倒经之证,既由于冲气胃气上逆,大气下陷者,其气化升降之机正与之反对,何亦病倒经乎?

其母求人强仆往视,见其神昏如睡,高呼不觉;脉甚洪实。先用药固其下焦,再清其上焦、中焦未晚也。

 上所录诸案,其为证不同,然皆兼有外感实热者也。 石膏煎汤,毫无气味,毫无汁浆,直与清水无异,且又乘热饮之,则敷布愈速,不待其寒性发作,即被胃中微丝血管吸去,化为汗、为气,而其余为溺,则表里之热,亦随之俱化。

若其内热炽盛,外感原甚轻者,其养阴清肺汤亦可用,特其薄荷,宜斟酌少用,不必定用二钱半也。知其上焦先有郁热,又为风寒所束,则风寒与郁热相搏而作疼也。

诊其脉,洪滑异常,两寸皆浮,而右寸尤甚。少阴肾虚,其气化不能闭藏以收摄冲气,则冲气易于上干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