午夜福利7

午夜福利7

盖肺气为邪所袭,则肝木必欺肺金之病而自旺矣,旺则木中生火,以助邪之热而刑肺。今用干葛、荆芥以散其风,则风息而火亦息,况用石膏以泻胃火,火静而汗自止,又得麦冬以滋其肺,茯苓以利其水,甘草以和其中,安得而出汗哉。

 盖手足冷而不动,犹是四圉之病;身僵而不动,实乃中州之患也。 热极发斑,目睛突出,两手冰冷,此心火内热,所谓亢则害也,而不知又有肝火以助之耳。

然非用人参之多,则青蒿之力微,不能分治于脏腑。热多寒少,非内伤重而外感轻之明验乎。

治法宜调其肺气之逆,但肺逆成于肺经之火。故泉脉断而井裂,亦无济于心而并烂其舌,舌即烂矣,清泉泥泞必流红水而成血也。

然而热深而发厥者,元气足以鼓之也;热深而不能发厥者,元气不足以充之也。虽传经之阴症,可通之以治直中之病,而辨症终不可不清也。

入于阴则自利,岂出于阴而反自利乎。肾肝既伤,则水不能养肝,而肝木必燥,龙雷之火不能安于木中,必下克于脾胃,而脾胃寒虚,龙雷之火,乃逆冲于上,以欺肺金之弱,挟胃中之血,遂火旺而沸腾,随口而出矣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