涩谷果步家政

涩谷果步家政

似乎治法未可独治一经矣。  此方乃补正以祛邪也。

谁知中满之症,实由于脾土之衰,而脾气之衰,又由于肾火之寒也。原有调剂之宜,不取其相争而相逐,竟致败亡之失也。

此等之病,脉必沉伏,不吐则死,古人亦知用瓜蒂吐之,但不敢加入人参耳。 故见气虚之症,必须大补其气,而断不可益之大寒之品。

此方亦小柴胡之变方。 暑邪既已退出于心外,而心君尚恐暑邪之来侵,乃根据其肝木之母以安神。

真火非真水不归,真火得真水以相合,则下藏肾中,不至有再升之患也。是邪之入肺乃肺自召之,非外邪之敢于入肺也。

一剂狂定,再剂全愈。二剂而目明,又二剂而羞明之症痊,更四剂而红色尽除而愈矣。

Leave a Reply